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人參--BL

終於畫完了.其中的艱難險阻就不一一詳述了,只是感嘆人參很苦~~~~不信你嘗嘗


BL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不會有這些話,只要行動去。

無知的未來

什麽生活對我來說是有意義、有價值的呢?

我很迷茫。

可以說現在這個工作對我來說是輕松的、自由的、但不是我的所愛。

以前看過這麽句話,就好像在說我似的:“你以後會明白,如果世界上曾經有那個人出現過,其他人都會變成將就。”他說,“我不願意將就。”

難道我也是那麽固執的人?雖然牛牛都是很固執的。

我可以大聲告訴每一個人我愛著什麽,但是我真的有勇氣放下手中已經擁有的一切,遠走高飛麽?

我長大了麽?

顯然沒有,

不然,就不會有這些話,而只要行動去。

不可思議學院之哥哥我要保護你!!!




第一章 你知道麼?


你知道麽?咦--,你不知道。你當然不知道,我還沒說呢。

這是很重要的關於我哥哥的事。我爸我媽都說我小提大作了,說是很正常的事。胡說,那是我爸我媽不了解我哥,他們對我們兩兄弟從來都是放任自由,工作和愛情是他們的人生主題,我和我哥對他們來說是意外加無奈,意外的是就算他們在做好了安全措施的情況下都還是有了我們,所以說世界上沒什麽是有保證的,就連99%的安全不也有1%的不安全麽;無奈是因為家裏還有個人見人愛[主要是我太愛她了]的奶奶,如果不是在她老人家的全力保護加以死相逼、連著24小時監視的嚴密看護下,相信你今天也不可能聽到我接下來要說的故事,我也不可能告訴你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故事。[廢話連篇啊~]

在說我哥這件事前,要先由我介紹介紹我心目中第二個人見人愛的人--我哥。你見了我哥,就算沒白活一場,做為他弟弟的我每天都在慶幸這是我哥。有一次,我和我哥去逛公園,去時那石板地還是幹凈無比的,可回來時,偏濕了一地,當然不可能是下雨了,下雨的話我還說什麽呢我?那都是公園裏的人們流下的哈喇子,至於他們為什麽看著我哥流哈喇子,你我心知肚明啦。所以我接下來說的事你就會認為是平常事。事實上啊,別看我哥很那個什麽的[我們謙虛著呢],但我家門屏還是好清靜的,不是因為我每天都守在校門口等我哥,也不是我把所有追求我哥的情書給燒了,更不是我把那些想要表白的妹妹們給臭打了好多次,以至於後來我哥是人見人愛,我是人見人躲,我還沒那麽的壞。

好吧,前言說完了,我要說重點了,你要註意聽哦。

自從我哥上了高中後沒多久,天天都有人來接送我哥上下學[以前這可都是我的專利],而且天天不帶重樣的,菜色還一天好過一天。我知道,其中也有我的原因,我哥在選擇高中時,為了不讓我分散中考的註意力[我可沒有一下課就往我哥教室跑的說],便挑了離家比較遠的**高中。聽說那環境是我們市最好的學校,這我可以證實,不然我也不會舍得我哥去那裏[以後我也會在這呆上三年,那肯定得找個環境好的居住地啦,最重要的是,我哥答應我了,在我升上高中為止,他都住在家裏,委屈了他每天要去擠高峰時段的電車]。而且我發現送我哥的人裏還不乏男生的說,這事情就大條了,我奶奶第101願望就是可以抱上重孫,為了這,我沒少和奶奶一人盯學校,一人盯家門的保護我哥,防止一切有可能發生的非禮事件,我哥能健康的壯成長到15歲完全是我和奶奶的功勞[沒我爸我媽什麽事,他們也就我們家的提款機]。現在奶奶每天以淚洗面,就怕現在社會上正流行的一種劇烈病毒——BL把我哥感染了。你不知道這種病毒多麽可怕,病毒全稱是BOY’LOVE,也就是男男愛,本來是我們男生的事,可是傳染最嚴重的卻是女生!?我看女生中招率是逐年長中,怕是3個女的有2.9個中毒了。她們病發癥狀之一:每每我和我哥一起時,都會惹來陣陣的嘆息聲和相機拍照的聲音。特別是當我要滑倒,我哥扶住我時,眾女紛紛面帶紅光地昏倒和尖叫。啊,話題撤太遠了。也就是說我們家要哥哥來完成一項每個家庭都有並十分之重要的使命——傳宗接代。我?我雖然也是男生,但是我和奶奶一至認為家裏最優秀的基因是我哥,當然要哥哥去完成咯。所以BL病毒你離我哥遠點,為了讓我哥可以快點過上從前那種“快樂”的生活,我每天挑著夜燈苦讀詩書,為的是快點推薦進高中,那就不用老是提心掉膽過日子了。

既然你這麽捧場,我就再告訴你個好消息吧。哈哈哈~~[仰天長笑半小時],我剛接到學校通知,我的保送資格下來了。既然我已經可以直上高中了,那也就是說我已經是高中生了,不用再上初中生的課程了。現在我站在**高中大門前,也不能算是逃課了哦。主要是我希望第一個聽到這個好消息的是我哥。對哦,我剛告訴了你。不算數,你給我通通忘光光。>0<

現在還有個很嚴峻的難題擺在我面前。

現在是上課時間,**高中的大門緊閉不開,我怎麽進去呢???



第二章 歷盡千辛萬苦來見你!



這所學校不僅環境好,地方還特別大。我看那校長看郊區地價便宜就大量買進吧。蹲在校門口,被人疑似被丟棄的小狗[誰說的我是狗!!!]。怪只怪今天出來的太慌張了,忘把我同桌那只手機給A來了,現在是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當然啦,你會說我一男生,小小一堵墻就把人難倒了。這你就真不能怪我啦。且不說這堵墻不像你想象的那樣“小”,如果是實況轉播的話,你就知道怎麽了。先看我那細胳膊細腿的,連那墻上的鐵棍都要脆弱,怎麽上得去!我偷偷告訴你哦,要這墻擱我哥那,小菜一碟,但那是我哥不是我,你聽說過嫂子要生了,叫小叔叔陪進產房的說法麽?沒吧,那就對了,這不怪我,態勢所屈。

“哎-呀!”不是感嘆句,是驚嘆句。光天化日下,誰壓我!!!

還沒給我喘口氣,在壓在頭上的書包拿下來前[別問我為什麽是書包,只有書包才可以給人以最為堅硬的打擊,屢試不爽的說],頭又被更重的物體打趴在地,現在你要問我‘撲街’[廣東地方方言]什麽意思的話,我會直接給你一拳。

“冰,你好象壓到人了?”什麽好像,簡直就是嘛!

“頭上那位仁兄,都說壓到人了,還不起開,想殺人啊!!!”自由著的四肢拼命證明下方有一活體被壓。

終於重見天日,陽光是那麽的明媚,天是那麽的藍,社會主義新青年是壓不垮打不倒的,地上被壓出來的坑我們可以自動忽略掉。

“嘿。”一雙大手擋住了我享受社會主義陽光的美好願望,還不停的晃動以顯示他的存在。“魂飛哪了?”

我翹著嘴拍下他的手,站在我眼前的是一個穿著和哥哥一樣校服的男生,一頭短短銀發和蜜色肌膚,哈,鼻翼上還穿了環,鉆石在上面閃耀,怕是假的,現在哪個美妹身上一晃也能掉一地那種假貨,市面上多了去了,2塊錢10粒,顏色隨你挑。話說你也男的,也太愛眩了吧。

他這身打扮學校不管麽?我心裏嘀咕著。

“冰,你看他是誰。”是肯定句哦。剛剛和那男生一起跳下來的男2號,難道你認識我?雖然我知道我名氣很大,可這不是我的勢力範圍啊?

“哼。”男1號瞧了我一眼。

哼什麽,看不得人家比你帥!

“還以為是哪位呢?”男1號蹲在我面前,仔細端詳我的臉,手還捏著我的小巴不放。“不是那個快轟動全校的冷娃娃的小寶--貝弟弟麽?”

沒分析完他說些什麽,就被他快速的提起。對著一直被我忽略的男2號說:“看來是找哥哥來了。”

男2號被我心裏這麽叫其實我都覺得委屈,因為只要有眼睛都會說那是鉆石金剛鉆,帥呆了。長長的頭發在陽光下泛著光,和我差不多高,讓人很有親切感。在我打量他的時候,他瞪了我一眼,哇靠,傳說中的單鳳眼哦。有被叫做帥哥的本錢,但比起我哥來,哈哈哈~差了個太平洋。

“零,他怎麽不說話,不會是讓我給壓傻了吧。”

“你才傻了!”一拳揮過去,擋在一只雪白的掌心裏。

男1號在我揮拳時早閃開了,“啊哈,還是只帶爪的野貓,比你哥強多了。他們都說你哥是百年難得一遇的娃娃,哼,我看,他也就好看點,跟塊木頭似的。相反,娃娃的弟弟更有被關註的必要。”

說就說,又靠這麽近幹什麽,你近視?

“不如你來做我娃娃吧。”什麽娃娃,那不女孩子玩的東西麽,你侮辱我。

男2號聽了這話心情立馬低沈下來,眉頭都皺了起來,連抓著我的手都松了,你也覺得他太過分了吧,你好有愛啊。

“去你的。你逃課,小心我告你去。”

看我真動火了就不和我鬧著玩了。“別生氣別生氣,鬧著玩的。我和你哥是同學,在他錢包看過你照片,早聽說有個你,想著怎麽就見著了。剛你別記心上,快去找你哥哥吧,我想,這時候--他正需要你的幫助呢。”男1號說“你的幫助”時特別用力,看在你認錯態度還好的分上不和你計較。

“下不為例啊!”我都快忘了來這的目的了,都是他們拖的。

可是,難題還是沒解決啊,男1號男2號飛得過不代表我飛得過啊。墻啊墻!你為什麽這麽高。

他們看了我半天沒動靜,笑嘻嘻給我指了指地上。順著他的方向,一個墻角洞映入我的眼簾。你要讓我鉆狗洞?開什麽玩笑!

男1號撐撐肩,做隨便你狀,擺擺手走了。男2號嘴角牽動一下,也走了。

看著他們的背影,感嘆為什麽國家三領五聲要求、智、體、美、勞,不然連見個人都難。不管了,看看四周,反正也沒人,爬了!!!

終於過來了,沖破圍墻的阻隔,兄弟姐妹站起來。

剛站起來,就聽見哈哈笑聲,原來他們沒走遠,看我爬洞又折回來看。你混蛋!!!

“你記著,我不會放過你的,等著瞧!”我做惡毒狀嚇唬人,自知其效力等於0,都怪我爸我媽制造我時老在滿月,說什麽有氣氛,害了我14年的滿月臉。

“哈哈哈~”我看見男1號眼角都擠出液體了,“不如我現在跳過去讓你教訓吧!”

我縮了一下,這可不是我怕了哦。

“見了你哥,帶我問好,說:你弟弟比你好玩多了。我名字叫薛冰,記住了!拜拜。”這次真走了。

來日方長,有我整你的時候。

哥哥,我歷盡千辛萬苦來見你了。



第三章



“唉~~~”從浴室一腳深一腳淺地走出來,頭發上的水滴沿著發尾自由落體運動中,拉過墻上掛著的白浴巾胡亂的擦拭身體。

面對著全身鏡中的自己無比得意。進入發育期的身體沒有像同齡人一般的消瘦、骨感,倒是滿玉脂白膏的,雖不至於是細皮嫩肉的,也差不多了。嘻嘻~ 眼睛不自覺地望向紅紅的地方,有些都轉成色了,看來要讓哥哥給檫藥才行。

本來以為過了圍墻,離我哥也就不遠了,沒想到這學校真的賊大了。都翻過一座喜馬拉雅山,也沒看到校樓。失望加絕境,我無法忽略生存的問題,才萬般無奈下折了回來,這次的行動徹底宣告失敗。

憤怒啊!仇恨啊!是哪個有錢沒處花的家夥建得學校。

“哧--!”浴室的門開來,哥走了進來,看著我立在前面身無一物,臉馬上熱得跟撒哈拉沙漠似的紅光滿面。這就是我哥。

轉身背了過去,“你怎麼還沒穿上衣服啊,小心著涼了。”

“哥,你看,我這受傷了。”不理會他的尷尬,把要他安撫的地方袒露在他面前。

“怎麼弄的,又打架了!”看著我淤青紅腫的背和手、還有檫破了皮的膝蓋。眼下滿是心疼,連尷尬也忘了,拉我就上樓。

坐在床上,看著哥拿著藥箱回來,“不是讓你躺著麼,有起來了。”

“不要,有不是什麼大傷重傷的,你怎麼老把我當小孩子啊。”

“那你還成天打架生事?”嘆口氣,對我很無奈的擰著眉頭看向我,語氣也不免強硬起來。

“有些人不教訓一下是不行的。”心裏想著那人可惡的嘴臉,恨得牙癢癢。但又無法說出口,想我這麽多年,何時瞞過哥什麽事,現在卻要放在心裏。沒關系,等我解決了那人這件事也就算了了,想著想著又樂起來。

哥看著我一氣一恨再一樂的,忙把頭靠過來,額頭貼著額頭。見我額頭也不發燙,一臉的手足無措,很是可愛啊!>v< 那死人眼睛生到屁股上去了,不識貨的家夥。

“我沒事啦。”忙推開他的臉。坐起來,伸伸懶腰。

看我沒事,哥坐到書桌前開始溫習功課。

“哥。”

“恩?”

“自從你上高中開始,我們就很少一起睡過了哦。”

“恩。”

“答應不一起睡是因為你說要沖刺高考。”

“現在輪到你沖刺高考了啊。”依然埋頭看書,不理人的。

“但是我都說了,現在我已經被優先錄取了啊。不用高考了哦!”一屁股坐上他的書桌。

“你都這麽大了,還要人陪麽?”好笑地看著我。

“不是說等到你交女朋友了才可以結束麽?在這之前我要保護好你。”一把抱住他的頭,摸摸哥柔軟的發,怎麽好像在摸絲綢呢?還有陽光的味道。

“……”他雙手環住我的腰,頭埋進我的胸口。

“哥。”

“恩?”

“你喜歡那所學校麽?恩……我是說,你在學校開心麽?”

“……還好。”

“有人欺負你麽?”

“……”

怎麽不回答我?

推開他,要看他的臉,卻被他逃開了。“晚了,你早點去睡吧。”別開臉,背著光,陷在陰影中,看不清。

“哥!有人欺負你麽!你告訴我,我去收拾他!”跳下書桌,拉住他的手。

一張很東方的臉孔,沒有過於憂郁的深刻輪廓,反而是棱角分明,稍尖的下巴,一雙劍眉,細長的眼廓,泛著亮光、深幽密潭的墨色寶石鑲嵌其中。我一直都無法離開這雙眼睛,直接就吸了進去。現在這雙會說話的眼睛在透露著主人的不安。緊鎖的眉頭,一副為難的樣子,好像我是那個始作俑者。

為什麽不告訴我?難道真的發生什麽無法啟齒的事情麽?

“哥!……”把他拉向我,“你不信任我了麽?”捧起他的臉,直直望進他的心裏。一直以來,凡我要問哥什麽難事都用這招。

“沒,只是……,其實沒什麽。”

突然,門被打開,奶奶手裏拖著宵夜進來,振奮冒著熱氣的牛奶。真是的,又來了,雖然這對我有好處。當然,我一點都不介意身高問題,我還在發育期嘛。

“奶奶,不是說我們會下去吃麽。不要跑來跑去了。”哥哥很心疼的說。

“你是在說我已經老了麽?你已經開始嫌棄我了麽?”說到情傷時,甩開手中的東西[東西穩當地落在了書桌上],撲倒在床角,放聲大哭。其動作的連貫性可以媲美優秀的舞蹈演員。如果不是臉上的確掛著細長得可以去夾死蚊子的皺紋,你是很容易誤會的。

我站在一邊直冒冷汗,拜托啦,奶奶,不要演這麽假好不好!

可是就算是這樣,對付某些人還是很實用的。

“奶奶,你誤會了。你剛剛從醫院回來,要多多休息才是,不要老往二樓跑了嘛。”

“我沒事。”奶奶馬上跳起來,其速度之快,你實在無法想象那是剛剛從醫院的重病房放回家的老人。

“奶奶啊,你快回去休息啦。”我趴在她的肩頭,用手環住,半撒嬌半強制地把她推出門去。

嘣一聲關上房門,送她老人家下樓,再回房睡去。

在夢中,我隱約記得好像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被我遺忘了。

花蛇

本來早要畫完的,但是由於一個疏忽,以前弄的都沒了,氣死了!!!
好在過程還是知道的,一個上午就把網點重新弄了一便,速度不錯嘛.

花蛇

新年快樂=樂安年歲=歲末鼠[數]金進鬥

大家新年快樂!!!

新的一天,開心的笑一笑。昨夜是守歲時節,說守得越是晚便越是長命。倒不是如何的戀世,只是可不可以所得歲數用到其他人身上,保我心中之人可以長命百歲。

已經沒有像昨夜似的完整的看完過春晚。很不,特別是在土說“蓬畢生輝”時,我直接就掉地下了。愛死了這樣憨厚的農民,誰會比他們更加可愛?!

讓我吃驚的還有《飛天》。這幾位仙女的舞蹈,真就和真的飛天一樣了。開始就在那裏想:怎麽做到這些個動作的???爸說那右腿都固定這呢,我說嘛,沒固定點的話還做那些動作不倒,那不真神了麽!不過真沒說的,動作好,舞姿美。今天還特地在56那看到了有心人對這節目的保存。

今天看了花市,沒什麽花了,都是些剩下的了。敢情花都賣完了,生意也忒好了吧。魚倒是不少,很喜歡看呢。像小孩子就是不肯走,真漂亮,紅紅的。

問了車票,後天我就在廣州了。我要去見您了。

下午開了《集結號》,深受感動。可能和我受的教育有關,我很喜歡中國共產黨。我的爺爺就是解放軍,老幹部,是為我們打下江山,讓我們過上安穩日子的人,是我心中最可愛的人。看了《集結號》,我更沒辦法去討厭這些人。聽著很多人罵共產黨,心裏就來氣。是的,哪裏沒有貪汙腐敗呢?難道貪汙腐敗了就全都貪汙腐敗了?別一個稈子打翻一船人。電影裏的場面很血腥,這是必要的,我爸就說了,這是戰爭。幹凈的、好看的,那都是放屁。覺得《集結號》比《投名狀》好看,當然我沒看完《投》,那是因為我看不下去了,特別是為了兄弟誓約而要殺人開始,我就不怎麽看好他了。女生吧,沒辦法理解這種建立在痛苦上的感情。《長江7號》還沒看,但看那寵物造型真的沒愛的說,但是我還是愛你的,星星,至於電影我要等網上有清晰版了才去看,看槍版好痛苦的說。看了些相關報道,花絮中,那小男孩[其實是女孩]一把的女聲,聽的我不太適應。= =|||不過現在下定論還為時過早,等真的看了再說。[小聲說:可能會不喜歡哦]

晚上還要趕稿,怎麽我這麽苦命的說。初一啊,哎~ 但是我還是很喜歡畫畫的說。畫好了,玩也玩的開心,以後的工作就只要交給貓貓了哦,哈哈哈~

明天去丙村看我婆婆,看公公。

1.jpg
★ フリーエリア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